1. <em id="jpi41"></em>

      <button id="jpi41"><object id="jpi41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li id="jpi41"><acronym id="jpi41"><u id="jpi41"></u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1. <tbody id="jpi41"></tbody>

  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文學天地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文學天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濃濃的“年味兒”
          加入時間:2021/5/24 來源:admin 訪問量:472

             小時候,過年對于我的意義就是一掛掛的鞭炮、成箱的汽水與水果、包著硬幣的餃子,卻從來都沒有與“家”產生聯系。因為那時我只有家與家人,家就是我的全世界。與其說過年與家沒有聯系,倒不如說過年與家無法分割,二者早已融為一體,流淌在我的血液中。在家過年于我來講從來都不是一道選擇題,而是默認的一件不會改變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  記憶中,濃濃的“年味兒”在家里。記得有一次過年,當時年幼的我坐在爸爸的二八自行車大杠上,聽著爸爸給我講各種稀奇古怪的故事,笑得前仰后合,滿腦子想的都是自行車后座上的年貨。一不留神,腳伸進飛馳的自行車輪中,不出意外,鞋飛了、米灑了、雞蛋碎了一地。我從最初的懵圈狀態緩過神來,才發現自己坐在地上,襪子從腳上褪去一半。

             爸爸在我的哭聲中狼狽地爬起來,看著分散在道路兩旁的我與年貨,他決定還是先把雞蛋撿起來,畢竟我的“魔音”貫耳遠比不上媽媽的“河東獅吼”。等到爸爸把一切暫時收拾妥當向我跑來的時候,我的鼻涕泡早已在臉上結痂了。

             爸爸問我:“怎么樣,還疼不?”

             “爸爸,我凍腳!

             爸爸迅速幫我把襪子穿好。

             “我們回家吧!

             爸爸蹣跚地推著車,看著家的院門越來越近,他不禁加快了腳步。而我早已忘掉疼痛,享受著坐在大杠上那一顛一顛兒的快樂。

             那年的年夜飯讓我甚是難忘,米飯里有些小沙粒;煮過的雞蛋就像蜂窩一樣都是洞洞,還有一家人看春晚的歡聲笑語……這些組成了特殊的“年味兒”,始終珍藏在我心里。

             如今,我已到而立之年,也已成家立業,偶爾會覺得“年味兒”越來越淡,但是過年與“回家”卻依舊緊緊相連,F在,我的“家”里不僅有父母,還多了妻子和女兒,讓人更加期盼團聚的一刻。

             今年是一個特殊的春節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,我們一家三口無法回到家鄉的“大家庭”與父母團圓。但是病毒阻斷不了我們傳遞思念與祝福。一聲聲“爸媽,過年好”從手機這端跨過千山萬水送到父母身邊,滲進父母心田。如約而至的新年祝福與視頻中的一次次共同舉杯慶祝讓我覺得,“年味兒”還是那樣濃濃的。

             辛丑牛年,我人生中又一次印象深刻的特殊“年味兒”,夾雜著對遠方親人的思念與祝福,夾雜著與同事朋友的開心歡聚,夾雜著對新一年的期許……濃濃的“年味兒”,特別的回憶。


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站點地圖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隱私政策  東安留言板
          版權所有:中國航發哈爾濱東安發動機有限公司
          黑ICP備07002972號
          品牌網站建設:美景數碼
          女同a片在线观看,午夜性刺激电影院,日本公与熄乱理在线播放,国产乱子伦露脸